菜单

【教育培训】毕业求职:当小马遇到大BOSS

2017年3月18日 - 3agirl视频百度网盘

  看霸气侧漏的舞女招聘节目《非你莫属》,应征者们轻则被呛得自尊扫地,重则被噎得以头抢地。在招聘会上屡战屡败的闺蜜感慨道,每当她去赴面试,真恨不得糊上面膜,面子伤不起啊。

  遥想当年宋代画院招聘画师,宋徽宗赵佶可谓史上最有诗意的考官,出的题目要多浪漫有多浪漫:“踏花归去马蹄香”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“蝴蝶梦中家万里”……像“竹锁桥边卖酒家”一题,画家李唐画了艳女一泓溪水,上面小桥横卧,桥边竹林上挂一幅迎风招展的“酒”帘,博得赵佶龙颜大悦。考题“嫩绿枝头红一点”,高居榜首的是一位草根画家,画的是在绿树环绕的阁亭中,一仕女倚栏而立,樱桃小口一点点……

  而明朝面试那些事儿,与其说像现在娱乐节目的海选,不如说像指认犯罪嫌疑人。几十人一队,站在吏部大员面前,参加“大挑”。仪表堂堂身材魁伟的走马做官,剩下的歪瓜劣枣雅号叫“八仙”(意为李铁拐、张果老级别),只好回家洗洗睡去。

  其实,真正的职场,不打笨的,不打丑的,专打不长眼的。我同学从部队转业,应聘驾校教练一职。面试时,考官随手拿了一个化油器问他:“这是什么?”他看了半天,回答:“这是……铁?”但真正让他栽了的,并不在于不识化油器。他面试完出门时,正碰上一个女郎带着个四五岁的孩子进门,看那孩子的模样,和头发花白的BOSS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舞女的。他想顺手拍拍未来领导的马屁,就多了句嘴:“这是您的孙子吧,真可爱!”“儿媳妇”顿时脸色尴尬,考官板着的面孔更沉得像一块铁:“嗯,这是我儿子。”我同学彻底被BOSS灭了灯。

  不过主考官也并非都没有幽默感。我表哥当年应聘某建筑设计所,主考问:“你心目中最好的建筑师是谁?”他答:“蜜蜂。”那位搞设计的主考也是位狂狷青年,竟然满意地点了点头。下一个问题是:“你认为建筑的前景是什么?”表哥心说:“在这个建筑师们比拼谁的作品还没被列入拆除名单的年代里,建筑的前景不过是: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”但想到自己尚在蜗居中,不由得悲从中来: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。”说得主考心有戚戚,两人从此歃血结盟携手创业。

  表哥如今已经做到了设计所的总设计师,经常进行招聘面试,站在BOSS的角度上,表哥恨铁不成钢地摇头说,如今虽说诗意的伯乐不常有了,但千里马更少有了。毕业生都像小马过河一样,小女生带着男友来壮胆,怯生生的小男生偎依着女友来面试,最让人眼镜大跌的是一位毕业生由双亲陪同驾到。表哥还没来得及开口,家长就先声夺人地质问:“你哪个学校、哪年毕业的?你们公司的福利待遇咋样?给不给交三金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